新華社發佈客戶端北京12月12日專電(記者 劉景洋) 筆者見過太多關於電信企業霸王條款的報道,本以為已經“免疫”,沒想到9日赴哈爾濱辦事,卻遭遇中國聯通的“連環坑”。“看人百遍不如親歷一遍”,請看看我的奇葩遭遇。
  先補充個背景,本人曾在哈爾濱工作,用過中國聯通兩個寬帶號(其中一個是中國網通時期辦理),一個3G手機號碼。
  “坑”一:包年得包一輩子?
  2013年7月,我在中國聯通哈爾濱松北營業廳辦理了“1080元10M光纖”的包年業務,本以為到了今年7月包年期滿自動停止服務,沒想到松北營業廳的業務員卻告知,已經欠費400多元。
  “不是包年結束就停止嗎?這半年我都搬走了。”我問。
  “先生,你看好,我們這個套餐是,1080元包年,之後按每月100元收費。”業務員說。
  “沒用也要交錢?”我不解地問。“當然,還有滯納金。”他說。
  “你們推銷寬帶的時候,也沒說過這事兒啊!”我問。“那我不知道。”他說。
  我才明白,這分明就是“包年就要包一輩子”的節奏。
  “坑”二:未經任何告知上了黑名單
  對話時,這名業務員快速在電腦前操作,查詢我在聯通的消費記錄。幸虧我眼尖,捕捉到一個彈出的對話框,上面帶有“黑名單”字樣。
  “怎麼?我都上黑名單了?”我問。“是,但不是這次,你以前開過一個寬帶,在珠江路,欠費太久拆機了,你就上了黑名單。”他回答。
  經他提醒,我才想起大約4年前,在中國網通也辦過類似業務,當時也以為包年期滿服務停止就結束了。網通相關業務併入中國聯通後,自然也能查到。
  “上了黑名單,你們也該通知我一聲吧。”我開始懷疑自己的智商,顯得底氣不足。“那我不知道。”他又說。
  “坑”三:拆機要取回設備當天辦不了
  我心想,上了黑名單,如果再影響到個人徵信記錄,就得不償失了,趕緊問:“那現在怎麼辦?”
  “你要是真不用了,就交了欠款之後報拆機吧。”業務員說。
  “我沒用寬帶,你可以查到的,不應該交錢。我著急去北京,現在辦拆機吧!”我說。
  “拆機啊?那你得拿來家裡的‘光纖貓’,而且今天都這麼晚了,辦不了了。”他說。
  “那我叫別人代辦可以吧?或者打客服電話?”我問。“不行,必須本人持身份證到營業廳辦理。”他說。
  此刻,憤怒堆積在心,我已憋到“內傷”。
  “坑”四:停機保號每月也要交10元
  長輩們曾告訴我,遇到不講理的要剋制,再試試別的辦法。
  “那除了拆機總還有別的辦法吧?”我試著問。
  “還可以停機保號,每月得交10元,不太合適。”他說。我心想,這好歹算是為我考慮。
  “不過,你得把400多元欠款和滯納金交上。”他說。
  我內心已“淚流成河”。
  “坑”五:名下開過6個未知手機號
  我已經準備認栽,交了錢息事寧人。“你再幫我查查,我還欠你們聯通什麼,我都還清!”我站起來盯著業務員的顯示屏說。
  他快速地操作著。當他將我的身份證號輸進系統時,我驚獃了。
  除了已經停掉的3G手機號碼,“欠費”的寬帶,竟然還有至少6個手機號碼,而且一個正在使用!
  一個130號段,尾號為8852的號碼是用我的身份證開戶;點開詳情,用戶資料里赫然顯示著我的身份信息,受理單位是哈爾濱市道外區某通訊商店!同時,一個131號段和4個130號段的陌生手機號碼都使用過我的身份信息,只不過這5個已經是“失蹤”狀態。
  “你們都拿我的身份信息幹了什麼?為什麼有這麼多我從未用過的號碼?你們怎麼解釋?”我真的忍無可忍。
  “那我不知道。”他又說。
  “坑”六:官方答覆踢皮球“不清楚不確定”
  我反覆深呼吸告訴自己要冷靜。雖然有的企業已經沒有底線,但業務員自始至終還算“配合”,我不該對他態度不好。
  “那你能做什麼?”我冷靜下來問。“我幫你反映問題吧。”業務員填好了兩個投訴單,跟我核對了內容,通過系統發走了。
  “幫我把這個陌生號碼立刻停機吧。”我無力地說。“好。”他照辦了。“收到投訴後,他們會在24小時內聯繫您的。”
  10日,一名聯通公司的工作人員給我回了電話。她說,代表哈爾濱道里區銷售渠道,向我回覆“有人用我身份信息正在使用手機號碼”的問題(後來我反應過來,號碼不是道外區銷售出去的嗎?)。
  “我們正在責成銷售商查找原因。”她說。“什麼時間能有回覆?”我問。“無法確定,會儘快。”她說。“銷售商出現這種問題,你們不掌握嗎?”我問。“那我不清楚。”她說。
  “坑”七:“這麼多用戶沒人關註某一個人”
  不久,我又接到了哈爾濱聯通“長江局”的工作人員電話,來解釋“珠江路的那個寬帶‘欠費’使我上了黑名單”的問題。
  “你欠費140多元,我可以免去你30多元滯納金。包年不用了都是轉為包月資費,要下黑名單你還得把100多元交上。”她說。
  “我沒用你們服務,為什麼要交錢啊?”我還試圖跟她講理,“而且上黑名單你總得告訴我一聲吧?”
  “交不交你隨意。這麼多用戶,沒人關註某一個人。”她說。
  “坑”八:欠款沒人交其實可以沖抵
  後來,我又接到了哈爾濱聯通“松北局”的工作人員電話。她態度很好,說的也很“實在”。
  “欠費和滯納金我都可以給你免掉。”她說。“拆機停機確實需要本人來辦理。”“你要是回不來,就這樣,繼續欠著。等欠到一定時候,公司會統一自動銷號的。到時候你再打客服,那邊就直接把費用給你沖抵了。”
  “既然這樣,怎麼還要搞這麼多複雜的事兒呢?”我問。
  “哎,這錢誰願意交啊,再說也沒人交。”她笑道。
  我立刻懂了。決定必須把這段奇遇告訴公眾。
  截至12日中午,中國聯通方面未再與我聯繫。
(原標題:新華社記者中國聯通奇遇:8個“大坑”騙你隱私再黑錢)
編輯:SN182
創作者介紹

肛交

lvpg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